您现在的位置:主页 > 买新房 >

体育无国界 运动员有祖国

  ,聊你最关心的,谈你最期待的。赛事、明星、生活、娱乐……,新锐话题,精彩呈现!

  韩乔生:我曾经接触过李毛矛,也是韩国队的教练,他现在专门培养韩国男单选手,而且也将是北京奥运会当中,中国队的选手林丹、鲍春来、陈玉的主要对手。从这一点来讲,如果说我们为了保证这个金牌,当初干脆就不应该放李矛出去。但是话说回来了,对于中国来讲,改革开放了,我们应该看到体育是一个世界群英比武的群英会,同时它又是一个交流的平台。我们的眼睛应该放开阔一些。同时这就像为人类作出贡献的科研一样,体育也是一项科学成果。如果从这一点来讲,我觉得应该打破这种国界的概念。

  再有一个,我们也可以想想,我们今天谈到Speedo,世界著名的游泳服装品牌。它在今年以来,新研制第四代鲨鱼皮的泳装,穿着到各国运动员身上,已经使48次世界记录被改写,打破了48次世界纪录。真要是从保守的角度来讲,这个服装完全可以在奥运之前,斯比都公司在最最关键的时刻拿出来,给他自己的运动员来用。然而,实际上你看看,这个公司参加科研的人员也是跨国界的,你很难说他现在是德国的品牌,还是法国的品牌。从这一点来讲,他可能原来注册的,或者是资本注入的是以某一国家的集团、财力为主,但是他的科研实践者,包括像穿着、使用者都已经完全无国界了。从这点来讲,我们更可以理解北京奥运会提出的宣传语,叫做“同一个世界、同一个梦想”。

  我想,特别这届奥运会,前两天在水立方参加新闻发布会的时候,很多的中国记者,也有部分老外,他们在追问美国费尔普斯一个大家非常关注的问题。他们说:你这次奥运会能不能拿8枚金牌?那菲尔普斯说什么呢,他说:我从来没有说要拿8枚金牌。我虽然获得了8个项目的比赛资格,但是对于我来讲,这也需要一项、一项去游。而且我的团队里面也有其他竞争力非常强的外国选手,包括过去在国外有名的教练执教下,回过头来和我一起成为美国队队员的其他人。从这一点来讲,应该说运动员之间可能更多的认为,这个运动会是打破自我的一个过程。而且我们经常讲叫做“我的奥林匹克”,“我们的奥林匹克”,那么外国人可能更多的强调是“奥林匹克中的我”。

  我觉得对于中国来讲,比如我们的运动员,比如像本届奥运会当中的射击,女子十米汽步枪的项目,在决赛当中,中国选手杜丽感觉压力非常大,她应该说有几种压力,一会儿我们谈到有关杜丽的话题可以再展开。

  实际上为什么这么多压力?包括我们对于体育的不理解。一些不必要的附加值,都压到运动员身上,这样就使得她无形当中扭曲了。我们面对运动员的时候,包括我们相关媒体的领导,包括新闻单位有关主管部门,都和媒体记者一而再再而三的强调:你们跟运动员提问,和运动员交流的时候,一定要避开最锋芒的,比如奥运会当中能不能拿首金这样的话题。然而你面对费尔普斯的时候,面对哈哥特这样的世界大牌运动员的时候,面对费德勒的时候。他喜欢什么?他说:我到这儿来就是为了拿金牌。你可以给我压力,但是他不惧怕这个压力。

  从这一点来讲,包括平时我们社会舆论,公众氛围,方方面面需要这种引导的。包括对奥林匹克金牌怎么样理解。我觉得从某种意义上来讲,北京奥运会在中国举办也是使我们整个全民族对于奥林匹克,对于体育本身加深理解的一个机会。这样将来国家富强了,老百姓兜里都有钱了,我们可以有更多的全面健身,全民体育。一个民族真正的兴旺和发达,只有体制上去了,这个民族、这个国家才有希望。

  金汕:还有王大勇,他在比利时带了大小赛,曾经拿过世界排名第一,而且他在比利时被国王授予非常高规格的接见。这些应该说都是中国的光荣。王大勇在比利时时使很多比利时人认识到中国还有这么好的教练。他是比利时在团队项目当中给比利时拿到最高的一个教练,拿过男子团体亚军。但是这个教练,我觉得很可贵的一点,就是他用比利时打败了瑞典,这给中国扫清了一个对手。但是最后在跟中国的比赛中,他3:6轻易地输掉。当然他绝对没有放水,这里实力不行。可是我发现他在领奖台的时候,当奏起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歌的时候,他抑制不住他的泪水,他已经将近60岁了,应该说是泪如盈髯。我当时写了一篇评论,就叫《王大勇的泪》。后来他在比利时看到,还通过他的朋友给我寄信,表示感谢。说我揣摩他的心理很准确。的确,我觉得他的泪不是轻易能够流出来的。

  这样我就想起,我们可能近一个世纪以来,一直在说的一句话:科学没有国界,科学家有祖国。同样来说,运动员无国界,但是运动员有祖国。你可以带着你的球队去打败中国,取得好的胜利,但是你不应该忘记了生育你的土地。有一个我们不能说是反面教育,但是也为此付出了沉重的代价,那就是小山智丽。你说赢就赢了吧,何必在赛后咬牙切齿地说:这是我一生中最高兴的比赛,打败中国队我比什么都高兴。你说你打球,打好球就完了,干嘛还要“吆喜,吆喜”。她最后现在可能也意识到了,又多次求着媒体帮她说:我热爱祖国。你给我说说,我当时不是故意的。但是确实很困难,一个人常常会因为十秒钟的话贻误了他的一生。

  何智丽就是这种情况。她在日本已经人老珠黄了,那种竞争世界那么激烈,你打不了球,打不了球就赶紧得自己找事,还哪能像中国似的给你安排国家队教练。比如像曹燕华似的,不打球当教练,安排曹燕华办学校,那来应征的人就很多。你说你何智丽在上海弄一个乒乓球学校都招不上人来,因为这个品牌太受影响了。

  所以,我觉得比赛的输赢无所谓,但是作为一个教练员,应该认识到养育你的地方。在这方面,我觉得绝大多数中国教练在这方面是很得体的。在胜利以后就不要再羞辱失败者。像郎平做教练,应该说她执教的都有点出格了,也就是美国还有自由,允许她这么放话。她一到机场就有人问她怎么赢,她说:说实话,我最希望拿冠军的还是中国女排。这种话在很多俱乐部,比如希丁克要说这种话,俄罗斯肯定要急的,你凭什么现在给我们执教,但还希望你的国家拿冠军。但是郎平应该说在这个时刻说出这种话来,一,我感到她肯定是真心的,第二个也确实给了她某种压力。但是我们对她还是应该宽容一点。

  你说像郎平打球为了国家女排弄得一身伤病,她当教练,96年一看中国不行了,好几家意大利俱乐部请她,不能说是撕毁条约,就是没有按照条约履行,使自己的收入受到了很大的影响。她现在还在做着很了不起的事,她看到中国运动员这么多伤病,包括退役的,他们得不到很好的保险制度,自己成立了一个基金会,第一次拍卖就拍卖到人民币上百万元,她就是想为中国这些退役的运动员做一些事情。我觉得她再执教,她的心在这儿,这依然是让人们肃然起敬的事情。所以,假设郎平带着美国女排胜了中国女排,我们也不要因此而怨恨郎平,只能说这些年我们自己的排球水平没有上去,不要去怨恨郎平。

  主持人:我看郎平博客的时候,大概有几百个留言。然后我仔细去看那些留言,大部分都比较能够理解她现在的这种选择。肯定也跟金老师刚才说的,跟她的这些举动密切相关。

  韩乔生:其实我觉得,对于一个运动员来讲,他在一生当中所追求的,就是能够取得在运动项目中他这个领域里面的最高成就,最高峰。对于教练员来讲,他所从事的团队,也是他事业当中一个重要部分。从某种意义上来讲,我觉得我们一般人可能更多的是从胜败本身来理解,觉得这个事情威慑到我们的金牌。但是从其他更大层面的意义上来讲,我觉得他们是在追求运动领域里的最高成就。